烊珏

圈地自萌;博爱如我

【千我】【知乎体】有多少人从大学恋爱到结婚,你们幸福吗?

有多少人从大学恋爱到结婚,你们幸福吗?


大学里的爱情不稳定,但是也不乏恋爱结婚,我想听听你们的故事。


30284 人关注 119条评论






我是一只烊


谢@韩梅梅WW 邀请。




先回答题主的问题,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当然是幸福的。



但是你要做好的唯一准备就是你枕边那位的脑子里手机里电脑里可能会有你近十年来所有黑历史[手动再见]



男神比我小一岁,他大一的时候我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正式脱离了单身狗组织,如今年底算好日子准备扯证。



是的月黑风高夜,我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答应了,赔上了我后半辈子。



大学是我俩最单纯青涩的时候了,在一起练个舞什么的就算是约会了。



由于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哪怕男神和我同处于一个校园之内,我们仍不能像大多数校园情侣一样一天除睡觉时间都粘在一起。
不过事实上我和男神也不追求这样,当时一周能约会一次已经非常满足,准确的说,这样的恋爱状态更让我们满意。



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我毕业,再到后来男神毕业,我俩也是挺幸运,留在了同一个城市,不过和大学一样,男神,非-常-忙-,我们基本还是一个聚少离多的情况。




想听同居生活的可以走好不送了[微笑]




其实我俩的路也算是比较平缓的吧,我和男神是同样性质的工作,因为后来工作上有交集,能在一块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总而言之,坚持就是胜利吧,现在回想起来,都是满满地回忆...以及黑历史呢。[摊手]



-----------更新-------

统一回答一下评论里的问题。



首先,答主一半在生活里就叫男票名儿的前两个字,男神是私下里自己偷偷叫的 [害羞],男票当然不知道我叫他男神,知道还得了!?我一向是把对男神深深的爱埋藏于心底 [正直脸]



为什么叫男票男神?EXO ME当然是因为男票是男神啊!帅需要理由?!


不过,男神在当时新生里非常有名,一米八的身高加上正到爆的颜,作为一只颜狗学姐我老早就惦念上他了。



和男神怎么认识?谁先表白?
哈哈哈哈允许我仰天大笑三声。

男神一开学就来了我们社团,被我机智的基友“恰好”分到了我这一组,然后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勾搭小学弟啦。



至于谁先告白,是男神先强吻答主的啊!是你没看错,强-吻-阿,要不是他长得帅我又对他早就心怀鬼胎早一巴掌呼过去了好嘛。



不过男神一直说是我对他图谋不轨在先,这点我拒绝承认。



我单方面宣布是男神先告的白,不接受反驳。




最后你们让我鲍照?!哼愚蠢的人类我和我男票可是军情六处的斯密斯夫妇,怎么会把照片给你们看?!



而且这是我男神我怎么会爆照给你们看呢傻孩子们。



------最后更新-------

讲真不用猜了



猜你们也猜不到的



最后谢谢各位祝福,被赞淹没不知所措



有机会会邀请男票来答题



比heart❤️








-------
来源于知乎原题



失踪人口回归,老早就答应@我只是一只烊 要写的,结果拖到现在

这个号主要还是放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可能会不定期有其他CP,所以如果真的有喜欢文章的宝宝们就安心吃糖吧


作为一只杂食动物,对CP是不怎么忌口的,一切全都是为了撒糖...所以,谨慎关注啊宝贝们!


最后,食用愉快!









【千我】脑洞三十题之【初识】




Y大又一年新生入学,各大社团进行着热火朝天的百团大战。无数带着对大学的好奇憧憬迷茫不安欣喜的大一学子,来到这个令他们有些新奇的新地带。



当然,总有例外。




而刘帅帅,作为新晋大二学姐,正靠在街舞社的社旗旁打瞌睡。



直到一个学长把一位新入学的小学弟领到她跟前,指着他对刘帅帅说,这今后就是你的人了。然后有又指了指刘帅帅,对新生说,咱breaking里唯一的妹子,人称帅姐。




小学弟皱了皱眉,话到嘴边又顿了顿,最终只是平平淡淡地说了句,“你好,学姐。”





刘帅帅本来想激动地给他来个脑残粉的拥抱或者批发一打签名去某宝赚外快,但一想到未来还有两年这个大明星得和自己一块混,她克制住了。




没踩高跟的刘帅帅面对一米八几的男孩一脸正色地收回伸出的手,若无其事地扯过一旁挂着的棒球帽,反扣在头上,扭头默默给送人来的学长竖起拇指点了个赞。



小新生自然没看见。




“叫什么名儿?”



“易烊千玺。”



“我知道你。”



“嗯。”



两人各有心事,一时竟也相对无言。





其实学长是知道刘帅帅喜欢易烊千玺,粉丝爱明星的喜欢,才特意把他分给刘帅帅。但好歹帅姐也是breaking组唯一的雌性动物,自然还是有两把刷子,哪怕带着颗粉丝的心,刘帅帅自认为还是能趁机收了易烊千玺这祸害人间的妖孽。



“为什么来breaking?”



“女生少。”



“那可真不巧您给分到了姐姐这儿。”



少年没再接话,只是看了看一脸吊儿郎当的刘帅帅,接着练舞。





易烊千玺第一次见到刘帅帅,心中是没什么好感的。他当初选了breaking组,正是因为这种力量型的舞蹈跳的女生少,麻烦也少。




但没想到碰上了个刘帅帅。那个一头短发身高突破一米七经常手捧着老坛酸菜面的在breaking组这个分母为四十条汉子分子为一个妹子而她本人就是那唯一妹子的奇怪学姐。




不温柔不体贴,自己的舞蹈动作估计也是半路出家却常常拉着他跳一整节自习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每天一堆通告吗。




虽说如此,但每次只要她扭开音响,两人还是会一同随着节拍舞动。




分给breaking两个舞室,由于是自习课,小舞室里常常就他们俩在那儿挥汗如雨。






他开始注意到刘帅帅练舞的时候不像隔壁jazz组的姑娘们喜欢穿着背心热裤,经常是一件T-shirt加上宽松的运动裤,更别说看出什么身材。




他注意到刘帅帅基本功一般,但胜在节奏感和力量性极强,她飞扬的短发和骄傲的小表情让他不得不抽神去看她。







对,他开始注意她。








后来社团汇演,得知是他俩搭档,易烊千玺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过往从不答应的校园演出。




Jazz的姑娘们抄热了体育馆后接着就是breaking。



易烊千玺和刘帅帅采用了在当年还很新鲜的荧光表演,那时候还没什么定制的衣服,就是把反光的管子绕在身上,后背还得接个电源。




但演出前刘帅帅这出了问题,她腰上那处怎么也固定不好,眼看着Jazz的就要上场。她心一横,拿过剪刀就把腰间的衣服剪开,利索地就着电管在腰上打了个结。




旁边的易烊千玺看着这一系列麻利的动作,面色入常,心中却早已不同。




他以为自己喜欢长发及腰浅笑温柔的女孩,可当他看见刘帅帅平坦的小腹上还整齐地竖着两条马甲线,她咬着棒球帽转身给衣服打结时候侧脸由脖颈往下的优美弧线,耳垂旁杂乱的碎发。







他就知道,他已经着了这姑娘的道。








后面的舞他已经不记得怎么跳得了,台下的尖叫更是无从理会。他只记得随着每一个节律而舞动,身边闪闪发光的女孩。




台下看不清,但当聚光灯一灭,舞台上只剩下两人身上的荧光。



就着暗淡的光,易烊千玺看着女孩飞扬的短发和骄傲的小表情,他想或许自己入了魔障。



明明如此平凡,又如此耀眼。







这是他的姑娘。








一曲终,两人在一片欢呼中下台。走去breaking的练舞室拿包。



靠墙坐下,谁也没有先走的意思,静而无言,一时只有跳完舞后的喘息声。



打破沉默的是易烊千玺,他毫无征兆地把头埋进了刘帅帅的肩窝,刘帅帅感受着少年在颈旁微微急促的呼吸,一怔,却也没有拒绝。





半响,她才推了推他,“喂,你不是还有通告吗?”



少年也不抬头,轻描淡写地说,“下场的时候就推了。”



刘帅帅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回了个“哦”字又不知道接些什么。








“刘帅帅。”



“嗯?”



“你是不是早就对我图谋不轨?”



“嗯...昂?什么鬼——”




未等刘帅帅话完,易烊千玺已利落地扭身,抬臂往墙上一撑,低头封住了余下的话。




刘帅帅是震惊的,一方面她觉得被一个比自己小的男孩壁咚强吻不要太丢脸,但另一方面被自己喜欢的大明星吻似乎又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这种纠结中,这个轻飘飘的吻已经结束了。




恍惚中刘帅帅似乎听到了一句什么你成功了云云,她后知后觉的“啊?”了一声。




却再没有回应。





少年用他的行动再一次证明了他对学姐的图谋不轨。








社团汇演,月黑风高夜,除妖法师刘帅帅出师便告捷,收下了一只自带傲娇总裁属性的千年妖孽易烊千玺。




傻瓜,我的确对你图谋不轨,但若你不给机会,我又如何手到擒来。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哈#
#其实我内心藏了个玛丽苏小公举吧#


#易烊千玺#


【占个tag



应某人要求画的易烊千玺






#我的笔绘不出你的万分之一#



#其实我只是个段子手#

【千我】温馨三十题之【一杯可乐,两只吸管】&【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

#七夕发糖# #七夕虐狗#

谁也不喜欢等人,易烊千玺哪怕是万人男神也不例外,只是等的人是自家媳妇儿,倒也是心甘情愿。



S市国际机场中,熙熙攘攘的人群从身边略过,易烊千玺裹着厚厚的围巾,口罩墨镜加上毛茸茸的轻松熊帽子,也多亏是冬天,才让他这一身不会过于突兀。



那顶帽子,是楠楠在刘帅帅的怂恿下强行送出的。



根据手机上的航标记录,女孩的飞机应该是已经到达好一会儿了。易烊千玺猜测着估计是这个迷糊蛋又在取行李的地方找不着自己的行李了,心中到也不急,继续安安稳稳地窝在小角落里做一只安静的轻松熊。






女孩其实早就看到易烊千玺了,他头上那顶幼稚得不行的帽子就是最好的地标。



男神哪怕裹成球也是闪亮亮的发光体。



可心里突然起了逗弄他的意思,女孩拿出手机,编辑短信。

“我到啦,刚刚在行李处奋战的少女现在好口渴啊,帮我买杯可乐吧!E出口等你。”


让男神顶着轻松熊的帽子去买可乐简直太羞耻了。
女孩默默地捂了捂脸。





接到短信的易烊千玺刚开始是拒绝的,他一点也不想顶着这顶帽子去买可乐,但摘下帽子的话妥妥的会被认出来。



犹豫三秒后,易烊千玺不露声色地正了正帽子,向一旁卖饮料的售货台走去。



选了一瓶温度不太冰的可乐,结账后易烊千玺拿纸巾擦了擦瓶口,想想似乎还是觉得不妥,又低声向售货员拿了一根吸管才离开。



可乐不知道在仓库放了多久,还是拿吸管给她喝比较干净。






女孩在出口等了一会,来来回回张望了好几次。见路人都忍不住开始侧目这个口罩墨镜全副武装的自己时,女孩才把脑袋安心地收回来。



“易烊,你在哪儿呢?”电话一拨通,女孩有些担心的开口,却也怪自己的任性,这么指使男神去买可乐,若是被认出来分分钟跪的还是自己。



虽然那莫名的自信来自那顶易烊千玺绝不会在公开场合戴的帽子。



“转身。”

一边被电话里的声音苏的不要不要的,一边听话的转过身,女孩就见裹的差点自己都认不出的易烊千玺握着手机站在那儿。



“这顶帽子果然特别适合你。”

明明心里都被帅的彗星一击了,嘴上却正儿八经的突出这句话,女孩当时就想说倒带重来这不是我和男神重逢第一句话的打开方式。



易烊千玺隔着墨镜扫了她一眼,利落地拎起行李,“胖虎没空,我自己开车来的,先上车吧。”



女孩捧着微凉的可乐跟在后面,看着前面某人提着行李的背影,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一上车易烊千玺看见女孩迫不及待地喝着可乐,一边嫌弃地出声一边帮她扣上安全带,“大冬天就喜欢喝这些乱七八糟的,慢点,没人和你抢。”



女孩伸手拨了拨被帽子带下的碎发,“说到抢,不是有易烊你嘛。”



“我不喝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易烊真的不是嫌弃我喝过吗?”


“谁嫌弃你,只是让你少喝——”



女孩突然侧身吻了上去,轻而易举地截住了易烊千玺剩下的话。在少年微微惊讶的表情里,只有甜丝丝的可乐在两人舌尖流转。









没办法只有一根吸管啊。才不是我想亲他呢。











这一年,易烊千玺20岁,刘帅帅小姐21岁。在沉闷的车厢里,刘帅帅献出了自己第一个主动的吻。





【千我】脑洞梗之【一起上节目】


#这篇存在感是有多低还是大家都爱温馨日常QAQ#










时间设定:易烊千玺与刘帅帅确定关系但未公开



当易烊千玺告诉刘帅帅小姐下一期《与帅帅聊聊天》的嘉宾是他时,刘帅帅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你们节目组要求的,”某人耸了耸肩,“林姐又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加上你的节目这几次收视率一直高居不下,她自然接了。”




“不可以拒绝吗?”刘帅帅吸了一口冰镇柠檬水,“万一上我的节目暴露了怎么办?”




“暴露了就公开。”某人淡淡地说到,顺手把刘帅帅面前的饮料拿开,倒了一杯温水推过去,“说了几次,女孩子少喝点冰的,还没楠楠听话。”




“你现在属于事业上升期,现在公开你的粉就哗啦啦地往下掉,不行,要不我去找节目负责人说说换嘉宾什么的……”看着易烊千玺越来越黑的脸,刘帅帅自动截住了话头,默默接过水杯抿了抿。




易烊千玺轻叹一声,安抚性地拍了拍刘帅帅握着水杯的手,“放心,一切有我。我自有分寸。”











录节目当日。



“有人说他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少年,他有着纯粹的笑容和嘴角的小太阳;也有人说他是天生王者,在舞台上的每一个动作都足以引撼动世界……”


“……好的,那就让我们有请出本期节目的嘉宾——易烊千玺!”


在念完台本上长长的出场词后,一阵盖过一阵的尖叫扑面而来。相较于台下粉丝的激动,刘帅帅就没那么轻松了,她紧紧握着手中的台本,同时又调整出适当灿烂的笑容迎接着这一位她再熟悉不过的嘉宾。








她的手真好看。

这是走上台的易烊千玺突然冒出的想法。

纤细修长的手指把台本捏出了几道皱褶,想着自家媳妇儿每次紧张的时候都会捏住手里的东西,修剪得晶莹圆润得手指甲也因用力而微微泛着白,易烊千玺突然就笑了。



  




闪瞎了台下的一片观众。








但很快易烊千玺就收回了心思,熟门熟路地和观众们打了招呼。台下粉丝倒也知道刘帅帅和他是校友,便省去了和主持人寒暄的这一环节。


这次易烊千玺是带着专辑上的节目,简单宣传完新专辑之后便是常规的访谈环节,因为对面是自己还未公开关系的男友,所以刘帅帅这次提的问题都极为正常,几乎就是在易烊千玺回忆童年中愉快的结束了。




那么问题来了,接下来是在线粉丝提问。这年头的粉丝一个个都是火眼金睛大圣在世,提出的问题也是颇为犀利。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刘帅帅一边在心里头默念着进行自我安慰一边划开了手中的平板。
反观一旁的易烊千玺,倒似乎颇为淡定。



“好的那我们来看看第一个问题,这位@千纸鹤一辈子提问:千玺最近在忙什么?都没怎么在综艺上见到你……”刘帅帅心里默默给导播点了个赞,竟选出了如此正常的问题。


“最近啊,最近再忙着宣传新专辑,还有两部戏同时在拍,所以录节目的时间少了。有时候经常会很晚回家,陪家人的时间有时候也被压缩了一些。”



刘帅帅在心中表示认同,某人最近总半夜才回,有一次差不多天亮突然有个东西拱上床没把她吓死。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功夫也要做足,“那千玺要注意身体啊,这样才能又更多更棒的作品给千纸鹤们。”说罢顿了顿,“我们看下一个问题,@我只是一只烊提问:千玺求爆理想型!不然说喜欢什么样的姑娘也行,圈内圈外?文静活泼?”



易烊千玺手轻轻搭在下颚,好似思索了一下,“喜欢圈内人。”



“为什么呢?”刘帅帅心里翘起了小尾巴,果然男神还是爱自己的,笑眯眯地询问,“一般圈子里的人不是更倾向将另一半选择为圈外人吗?”





“圈内人会有一些共同话题,而且,若是能一起工作或者一起录节目也不错。”易烊千玺扬了扬嘴角,嘴角的梨涡差点没让刘帅帅现场跪喊男神,“性格啊,还没考虑过这个。”





刘帅帅见易烊千玺也算是把这位粉丝的问题回答了,正准备跳到下一个问题,一旁的某人突然出声,“其实只要是对的人,标准什么也不是很重要了。”





就在那一刻,在粉丝的一片尖叫中,刘帅帅感觉自己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所幸的是刘帅帅用自己仅存的那点职业道德把心收了回来,她神色自若地对台下一众粉丝打趣道,“易烊千玺不愧是万千少女的男神呢,以后哪个女孩成了易太太真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啊。”









只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柔软发丝下的耳根早就红透了。














果然我上辈子拯救了地球。


【千我】同居三十题之【帮对方吹头发】&【相拥入眠】



当易烊千玺透过保姆车的车窗看到自家仍点着暖暖的灯光时,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他下了保姆车,对车内的人挥手道别,顶着微微的凉意走向夜色中的暖源。










“啪嗒”,他轻手轻脚的开门,就怕家中那位等他时候等着等着睡着了此时又被吵醒。然而直到走入房间,易烊千玺知道自己又是多想了。床上的女孩此刻正与手中的平板进行激烈的交战,许是听到了声音,抬头对门口的人咧嘴一笑,“回来了,快去洗澡。”随后又投入到激烈的作战中。






易烊千玺的眉间皱了皱,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快半夜了,早点睡。女孩子要睡美容觉,下次再这么晚了就先睡。”





“我喜欢嘛......”女孩回了一句,此时她已经把手中的平板收好,利落地翻身下床,一边把易烊千玺推去浴室一边顺带用脚把卧室的门带上,“好了好了快去洗澡,我给你煲了汤,现在帮你去热热。”








因为喜欢你,所以喜欢等你。









洗完澡顶着一头湿答答的毛出来的易烊千玺,正准备去厨房喝自家媳妇儿的爱心煲,突然被媳妇儿叫住,“等会等会,你还没吹头呢。”


“让它自然干就好,无碍。”


“不行,等你头发干了又要很晚才能睡了,你本来睡眠时间就少...”女孩絮絮叨叨地说着,突然,“我帮你吹头吧!”



这样的提议易烊千玺自然不会拒绝,他搭着毛巾在床沿坐下。身后的姑娘体贴地把风筒调到热风,似乎发现了身高上的压制,本也是坐姿只能换作两膝跪在床上。易烊千玺的发质很好,一根根柔柔地缠在她指尖,痒痒的触感让她感到真实。一时间,只剩下风筒低沉的嗡嗡声。





男生的头发自然比女生的要快干许多,易烊千玺也不例外。很快完成了吹头发的工作,女孩正准备收拾风筒,突然被前面的男孩转身抱住。以现在的高度,易烊千玺看不到自家媳妇儿的表情,只能在脖颈处感受到她的发梢。







“早点睡,我去喝汤。”

“嗯......唉要不你还是少喝点,听说晚上喝水会水肿什么的......”

“好。”








只是简简单单一个字,配套赠送易烊千玺笑容一个,就在一脸微笑地目送他走出卧室的下一秒,女孩立刻把自己卷入被子里开始在床上来回地翻滚。
“啊啊怎么办男神好帅我要窒息了......”





当然这一切易烊千玺并不会看到。






当喝汤洗漱完毕的某人再次回到房间时,已经凌晨两点了。


床上搂着轻松熊的姑娘睡姿放荡不羁,易烊千玺无声地笑了笑,轻轻地爬上床,连人带熊地一起拥到自己的怀里,他吻了吻女孩耳边的碎发。



“晚安,帅帅。”










这一年,易烊千玺22岁,和23岁的刘帅帅小姐正式同居两个月。